潮汕小伙做日历生意3年冲上类目top1BOB半岛体育如今年销近4000万元

  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4-01-06 08:42

  原标题:潮汕小伙做日历生意,3年冲上类目top1,如今年销近4000万元

  小时候,姥姥家里长年累月挂着一本厚重的日历。每天清晨,姥姥都会用鸡毛掸子掸开上面的灰尘,然后撕掉过去的一天,再看看新的一天,是什么日子,什么节气,宜做什么,忌做什么。她最喜欢趴在墙上看日历上的“周公解梦”,那时候的日子很慢,每天做了好多事,还是没有天黑。日历越撕越薄,回忆越来越多。

  长大后,日历、台历、时钟这些和时间相关的元素在我们生活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。每年买一本新的日历成为悦悦最后的坚持,“它会提醒我,好好生活,珍惜当下,每天都是新的一天”。

  日历也是潮汕小伙郑益旺店铺里最火的产品之一,每年的12月份都是他最忙的时候,“很多人都想用新的日历来开启新的一年”。

  店铺每年要卖出几十万本日历,其中超过60%都是12月份卖出去的,“只要过了元旦,日历的销售就会断崖式下跌,但元旦前的三个月,能支撑起日历商家全年的生意”。

  2013年9月,郑益旺刚刚念大二,他发现宿舍里面的公共卫生用品基本上都是入学之后才买。学校超市里卫生用品的打包价是120多元,“真挺贵的”。他干脆自己组合了一个宿舍公用的清洁套装,包括马桶刷、拖地桶、扫把等多款产品,打包价只需要79元,而且送货上门。

  他联合了几个相熟的同学一起去宿舍派发传单,然后用飞信接单。学校里大概有3000多个新生宿舍,他们几个人一天就卖出去了800多单。后来郑益旺动员了周围很多同学一起帮忙送货,甚至还找了给宿舍送桶装水的大叔一起帮忙,最后算下来赚了2万多元。

  但郑益旺只干了一次,因为他觉得“体验一次就够了”。而他也从这次经历中明白,“勿以事小而不为。很多事情虽然很小,但是只要做到极致,也可以有很大的收获”。

  除了卖过清洁用品,大学时期他还干过包车的业务。那时候,从广州到老家没有通高铁,大家回家只能先从学校坐车去客运站,再从客运站坐车回家。郑益旺觉得麻烦,每年开学和放假的时候,他会花4000多元租一辆车,然后把车上的50多个座位卖出去,“一般只要卖出30多个座位,就可以保本,多余的都是赚的”。

  为了应对座位卖不出去的情况,他还和附近的学校合作,把多余的票卖给附近学校里的同乡学生。这些别人觉得有点麻烦的事情,郑益旺做得都很轻松,“没什么好提的,就是一些小事”。

  2016年毕业后,郑益旺在地产公司做过营销策划,也在知名互联网公司待过两年多,“每半年都会涨薪50%,最大的感触就是见了很多世面”。辞职后,他做过一段时间的私域分销,后来又成为了一家工业品电商公司的001号员工。他花了一年时间为公司搭建了团队,设计了业务架构,探索了运营模式,公司人数达到100多人时,他又辞职了。

  几年时间,他做过零零散散的工作,“都觉得差点意思,还是想有自己的事业”。

  2019年,郑益旺和两个朋友一起正式开始创业,经营原创文具品牌“言仓”,意喻“语言的仓库”,专门卖手账本和日历。

  准备创业的时候,郑益旺和朋友筹到了50万元的启动资金,“纸制品成本很低,而手账本和纸制品在年轻人中一直很受欢迎,所以就选定了这个类目做创业的方向”。

  刚开始,公司只有4个人,3个创始人和1个设计师。日历虽然每年只卖一个季度,但准备工作却是从年初就已经开始。

  2020年初,团队一边设计日历,一边卖手账本。当时正处在疫情暴发初期,整个上半年,团队只卖出去100多万元。

  创业初期,他们没有太多的营销费用,“只能提高做事效率,控制营销费用,没钱做广告,就走置换,给博主寄了几百份日历,提高产品曝光度,早期就是靠着这种笨办法起量的”。

  2020年下半年,靠着一本艺术日历和一本星光日历的爆发,他们一共卖出600多万元,全年销售量超700万元。

  提起刚刚创业那段时间,团队总觉得很遗憾,“当时没什么钱,资源也比较匮乏,很多项目没办法完全落地,即使面前有三个很好的机会,也只能做一个”。

  2021年的时候,团队还做过一个关于盲盒的项目,销售效果并不差。但是当时公司并没有资源同时经营两个项目,而且团队中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盲盒,又考虑到盲盒市场正在进入饱和期,这个项目很快就被放弃了,“如果当时资源够的话,也许会有更多的可能性”。

  每年春节回来上班之后,团队会敲定当年日历的设计方向,然后开始想文案,确定物料。一年365天,有365张纸,每页纸上的文案、照片都要经过5次核对,最后在6月份定稿打样,7月份制作完成。

  10月份,他们正式开始售卖下一年的日历。准备了大半年的日历,能否卖得好,全看接下来的三个月。郑益旺和团队会从11月份开始投放广告,与KOL合作录制开箱视频,然后在12月集中公司所有的资源做营销。

  日历上新后,由团队记录每一周的销售情况。如果有一些关键动作,或者关键节点导致销售暴涨,团队都会把它记录下来,这些数据是决定备货量的关键因素,“每年9月份的时候基本上就可以预测这款日历的最终销量”。

  就这样,2022年公司的销售额已经突破1500万元。团队的一款售价79元的旅行日历也成为年度爆款,一共卖出去10万多本。

  到了今年,市场上也出现了很多仿版日历,模仿“言仓”旅行日历的形式,以更低的价格在市场上出售。但郑益旺觉得,“模仿是难以避免的事情,但原创是最有力量的,我们会永远专注于开发新的产品,这样模仿者始终都是走在后面的,永远跟不上你”。

  2023年一度被业内戏称为“联名元年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的前三个季度,国内主流的18个茶饮品牌总共进行了236次联名营销——几乎每天都有新联名,看得人直呼“喝不完,根本喝不完”。

  今年3月,团队决定和“线条小狗”联名做一批新产品。近两年来,联名几乎是一种烂大街的存在,从曾经的时髦到现在的见怪不怪,很多产品的联名就是把IP的图片贴在产品上。但郑益旺觉得,“这样的联名毫无意义,我们要做的联名是要让别人觉得这个产品即使没有这个IP,它也是一个好产品”。

  在谈好和线条小狗的合作之后,团队还开发了多款产品,除了他们的主打产品日历,还推出了小狗生日蛋糕香薰、小狗尾巴杯、小狗爱心杯等等,“这是我们第一次做杯子”。

  “其实杯子是一个竞争非常大的类目,之前我们筹备的时候就非常小心谨慎,因为我们内心就会觉得这件事非常难。”郑益旺说,但令人惊喜的是,杯子刚推出一个星期,就有了非常好的销售结果,“那段时间是甜蜜的烦恼,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工厂沟通,能不能快点出货,想尽各种办法增加产量”。

  “有些事情看上去很难,但你真正去做了,把产品做好了,很多事根本没那么难。”郑益旺感慨。

  后来,“言仓”还和很火的“小刘鸭”达成了合作,设计了雨伞、音响等多个类目。联名不止一次,但几乎每次联名,IP方都会给出一个不错的反馈。

  除了联名以外,今年“言仓”还做了很多新的类目。在日历的淡季,团队除了设计日历以外,还增加了香薰、雨伞、杯子等等类目。

  今年,“线条小狗”的联名日历已经卖出10万多本,同系列的杯子也撑起了很大一部分的销售额。“言仓”整体的销售额近4000万元,是去年的2倍左右。日历在其中的占比缩小至30%。

  经过3年多的发展,“言仓”也从当初只做手账和日历的小店成为“原创文具礼品店铺热卖榜top1”,未来大家还想做更多类目,做出更大的成绩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