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土小说BOB半岛体育:村支书和妇女主任(八十三)

  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4-01-03 15:57

  这时王老二拽住一个人使劲儿往王昊身边推搡,那人最可怖的是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。

  王老二一边推一边冲着王昊喊道:“昊子,我刚往这边跑的时候,这个人正跌跌撞撞地从这里出去,往村口方向跑,我便把他抓过来了。”

  王昊又问道:“咱俩好像不认识吧,既然不认识,那就不存在有过节,那你为啥要放火?”

  “不是你放火,你跑啥?你再不说我要把你送到派出所了!”王昊看着疤痕男人的脸说道。

  这个时候,电已被人接通,建国忙拉闸,拿起水管对准猪舍,众人七手八脚帮忙,火已经被浇灭了。大家纷纷去查看里面猪的情况,这一看,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:三百多头猪几乎全“猪”覆没,有的被烤成了烧烤猪,有的被浓烟呛死,还有的因为恐惧,乱跑乱串撞死的……

  玉兰和建国一瘫坐在地上,忍不住哭爹叫娘,号啕大哭。众人也陪着掉眼泪。看着养得好好的猪,马上就可以出栏了,却遭遇了这样的变故,谁能忍受得了?这是得罪了谁,被害成这样?

  看着猪场的惨况,再看看瘫坐地上的父母,王昊牙齿咬的“咯咯”响,手攥的紧紧地,连指甲掐进肉里他也浑然感觉不到痛。他恨极了,双眼通红,瞪着面前的疤脸男,厉声问道:“说!谁指使你干的?为啥要害我?”

  疤脸男人一脸轻松:“这得问你自己,你得罪了谁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有人就是想看着你倒霉!”

  “不说是吧,好,一会儿警察来了我看你的嘴能有多硬!”王昊说完,在猪场找了一根绳子,和王老二一起把疤脸男人捆了个结实。

  这边,众人已经在帮忙清理猪舍,他们把死猪抬出来,玉兰看着这些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肥猪而今直挺挺地躺在地上,她已经哭的没有了眼泪。

  警察来了只大致看了一下现场,因为救火,现场被破坏,已经没有什么线索价值了,还好,王老二逮住了疤脸男人,这便成了破案的关键。

  警察带走了疤脸男,连夜突击审讯。一开始疤脸男死不承认,后来随着审讯时间延长,疤脸男的话前后矛盾,不能自圆其说,无奈只得承认火确实是自己放的,但问及是受谁指使,疤脸男却一口咬定没有受任何人指使,纯粹是自己临时起意。

  猪场这边,王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玉兰建国劝回家,他自己留下来清理猪舍,还有死猪。

  救火的人纷纷离去,王老二留了下来,他要和王昊一起清理。那些死猪不能吃,这么多咋处理呢?王老二看着地上的死猪,心情沉重。

  与此同时,石头村还有一个人基本也是彻夜未眠,那就是吴勇。他一直在等疤脸男的电话。电话没等来,却等来了警车。他内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感觉疤脸男可能要出事儿。

  吴勇瞪大了眼睛,变了脸色:“你俩真是废物!这点小事儿都干不好!不是说好了夜深了放了火就走,咋还被人抓了?”

  小弟低垂着头,回答道:“本来一切都进行的挺顺的,可刚点上火,那王昊不知道咋回事突然就跑过来了,还大喊大叫。我和顾彪有些慌,我俩拔腿就跑。顾彪可能怕火熄了,又回头点燃了稻草,刚出来就碰到了王老二。王老二一看顾彪就扑了过来,你知道,王老二牛高马大的,顾彪最后还是……”

  对于顾彪,吴勇还是比较信任的,这个人帮着吴勇做过很多事,一些吴勇不方便出头的事情交给他,一般都不会出纰漏,因此也很受吴勇的器重和信赖。

  但不管咋说,如今人落到了警察手里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万一警察使一些小手段,顾彪要是扛不住招了咋办?

  吴勇有些烦躁,甚至心底深处有一丝后悔:自己才逃过一劫,是不是有些太急躁了,对付王昊还不像是捏一只臭虫一样简单?应该再缓几天的,如今顾彪被抓,说啥都晚了。

  第二天,吴勇起了个大早,他昨天已经电话跟镇里某领导约好今天见面,顺便感谢他为自己成功装修办公室提供了便利。今天也侧面打听一下昨晚上失火一事,看有没有审出个啥来。

  吃过早饭,吴勇细细刮过胡子,又去柜子里找衣服。自从柳香去市里带孙子之后,吴勇的生活起居都靠自己照顾自己,以前出门穿啥衣服见啥人,柳香都会给他提前准备好,有褶皱的还会给他熨烫平整。

  可如今呢?他重重叹了口气,看着柜子里一堆皱巴巴的衣服头都大了,这家里还是不能少了女人啊!他突然有些想柳香那个黄脸婆来了。

  正在发呆的间隙,裤兜里的手机却发出振动的嗡鸣声。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,一看电话号码,忙按下了接听键,身体站的笔直,声音里满是恭敬:“喂,陈副乡长,您好!”

  “你们村昨晚上有一家猪场失火了是不是?听说损失还很大,三百头猪无一存活!警察审了一夜那个纵火人,供出了你!老吴啊老吴,让我说你啥好,才刚刚官复原职就闹出这么大的乱子,你让我咋帮你?你今天不要来找我了,避嫌!”陈副乡长说完准备挂断电话。

  吴勇一听,脑子立刻“嗡”的一声,他忙不迭说道:“陈副乡长,顾彪他……他……都招了?”

  吴勇傻眼了,连陈副乡长都不帮他了,那这回岂不是全完了?一直以来,陈副乡长是他最坚实的后盾,这些年他之所以敢这么嚣张,就因为他给了陈副乡长不少好处,所以他也越来越胆大妄为!

  吴勇心乱如麻,他想给柳香打电话,可是打电话说啥呢?总不能告诉她,自己快玩完了,让她跟着担心?

  (本文纯属故事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,希望各位朋友不要对号入座。更欢迎朋友们点赞、收藏、关注。同时希望各位朋友提出意见或建议,不胜感激!)BOB半岛体育